Low-Tempo

【连宋×成玉】

记梗,长依转世以后,连宋也跟着转世了,美其名曰体验人间疾苦。

专门知会冥王把他和成玉放在一个地方,却叫司命剧本留白,全看个人造化,没想到这一造化搞得后来三万年两人互怼。(其实是成玉单方面怼。)

连宋在人间是一大户人家的花花公子,和成玉有婚约在先,虽按照约定娶了成玉置于正室,却不能一心一意,整天拈花惹草,虽没有留连烟花之地,却也处处留情。

成玉恪守妇道,相夫教子,奈何一肚子酸水,连宋对她好又不够好,气急了便开始互怼,连宋也不让人,每每不欢而散。

接连几世都是这样,成玉因为连宋吃了几辈子的醋。归位后便久久不能忘怀,给他安上了浪荡公子的名头。

连宋有苦说不出,只能处处忍让,由着成玉四处宣扬已经缘尽,不过喜于经过这几世看她性子到底是活泼了很多,也很开心,便由着她胡闹,每每别人问起来,他也照着说是缘分已尽了。

传到成玉耳朵里,她解气又不是很开心,之后又赌气四处散播三殿下的谣言,久而久之众仙都知道了,原本对三殿下有意的仙子也都不见了踪影。

三殿下也蛮开心,未曾想他女人以这种另类的方式扫除了全部的情敌,一对欢喜冤家就这么纠缠了三万年。

男未婚女未嫁,谁也不着急,三殿下也不在意自己的名声了,毕竟接盘侠就在眼皮底下四处蹦跶呢,早晚都是他的,媳妇开心就好。

【陈友谅×佩瑶】

记梗,佩瑶是药王庄大小姐,同阴险狡诈,足智多谋,能够成为汉王的支柱,不再是什么忙都帮不上还白莲花的汉王妃。


【陈友谅×佩瑶】

记梗,和汉王并驾齐驱的汉王妃,红色披风,军师人设,同阴险狡诈。


【高寒×阿精】

记梗,高寒对于阿精成天想方设法撮合自己和晓洁有点恼怒,他知道自己作为黑暗之子寿命无尽,而晓洁只是一个普通的凡人根本没有可能。

某天逮到合适的时机,把阿精堵在墙边。

“最近为什么一直躲着我不见我,你以为真的能把我推到晓洁身边去吗?”

“你在说什么啊,我怎么听不懂。男未娶女未嫁,不是正合适吗?我有心促成还错了吗?”阿精躲躲闪闪,顾左右而言他。

”那你呢?你怎么想?你也觉得我和她很合适,就应该在一起?“

“我怎么想重要吗?”阿精低声问。

“对我来说很重要。如果你真的不想见到我,可以直说,不用这样推开我。只要你现在跟我说你不想再见到我,我缠着你让你很困扰,我以后绝对不再出现在你面前,你也不用再有任何顾忌。”

阿精沉默。

“你真的这么讨厌我,要把我推得远远的?还是你在违背自己的内心?拜托直截了当地告诉我。”高寒盯着她的眼睛,阿精感受到压力紧抿着嘴不敢抬头。

场面一度十分尴尬。

“好,我知道了,我不会再打扰你。我走。”高寒失望。

“没有,你别走。”眼看高寒有起身的动作,立马拽住他的衣角,但还是不愿抬头。

“阿精?”高寒喜出望外。

“没有,我没有这个意思,你别生气。”阿精有点委屈,拽着衣角的手慢慢往后抱住高寒的腰,倾身把自己埋进高寒的怀里,被高寒的黑色风衣遮住了一大半。

“阿精?对不起,我话说重了,你现在这样的表现我可以误会了吗?”高寒宠溺地低头看着缩在自己怀里的人。

“阴险狡诈,故意的吧你。”阿精委屈巴巴。

“不逼你一把,我都快被你折磨死了,难道你就好受吗?”高寒狡诈地笑。

“喂,高老板,你怎么这么喜欢我啊,是不是很开心啊现在,知道我的心意了哦。”阿精抬头撒娇着问他。

”嗯,就是很喜欢你,很开心,没有比现在更开心的事了,不,只要我们在一起,以后会一天比一天开心。“

”呐,你最好说到做到。不然,我就不要你了。“阿精威胁道。

”遵命。“高寒一脸幸福地抱紧阿精。

互相一脸幸福地抱紧。

#写崩了#

你们这些人全都在过度解读小平和运营,脑子真的有问题。

挖坟,就不能信和孝琳,律和彩,和和美美的吗?强行拉郎配,毁我律彩啊。😭

【宫】【律×彩】

#律彩夫妇##叔嫂不伦恋##义诚大君×妃宫#

虽然上面有不伦恋的TAG,实际上只想写小甜文,没有李信,只有律和彩,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,青梅竹马,名正言顺,水到渠成。

【陈友谅×佩瑶】许你(2)

记一个梗。

友谅喜欢佩瑶很久,但是怕佩瑶知道了连朋友也没得当,佩瑶看在眼里,暗示很多回死活等不到上门提亲,使了蜜饯计,还怕你不负责。

嘿嘿嘿。😁

“你就说怎么办吧。“

陈友谅傻了,昏昏沉沉醒过来结果发现怀里多了一个人,低头一看,石化了。

”佩瑶妹妹,我,我。“

(否认三连,我不是,我没有,不关我事。)

”你是不是不想负责,行吧,我也用不着你负责,昨晚的事情就当没发生过,大家以后桥归桥,路归路,你也别在我眼前晃悠,省得不清不白的还添堵。”

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昨天,我,我真的是喝多了,我不是故意的。“

“行,陈友谅。那你是什么意思?“内心窃喜。

“佩瑶妹妹,我会对你负责的。“跪在床前的汉王。

“我说过了,你不用勉强,娶一个不喜欢的人双方都痛苦。我们还是一刀两断的好,免得以后你还说我赖上你了。“

“佩瑶妹妹,哪有,我喜欢你还来不及,你千万别说这种话啊,说得我心都痛了。“眼泪汪汪的汉王。😭

“哦,你现在承认了?那之前这么久为什么不提亲?“

“南征北战,战场上刀剑无眼,怕连累你守活寡,所以不敢。以后我一定会保护好自己,一辈子照顾佩瑶妹妹的。“✊

#写到最后跑题了#